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晚清碑书暗藏牡丹社事件风云

  古碑原立于泉州武庙门口,歌颂提督罗大春的赫赫功绩;古籍《罗景山台湾海防并开山日记》讲述罗大春在牡丹社事件中的所见所闻

纪德碑原立于泉州武庙前,今已是残碑。

纪德碑原立于泉州武庙前,今已是残碑。

  泉州网讯 (记者吴拏云 文/图)近日,家住泉州中心市区鲤城区执节巷的林传冕老先生告诉记者,在他家中现藏有一块其曾祖父、晋江县廪生林霁书写并勒石的福建陆路提督、福建水师提督代理、轮船统领罗大春的纪德碑。日前,记者在林老先生家中看到此碑已是残碑,上下部分皆有缺失。

  林传冕称,该碑古时原立于泉州武庙(旧黎明大学校址处)门口,后遭人破坏,为保护祖先留下的石碑,林家遂将其收藏于家中。泉州文史专家杨清江曾到林家抄录下碑文,南安文史爱好者王赞成则受林家嘱托对该碑进行了拓片。从拓片上看,残存部分字迹清晰、字体遒劲有力。碑的正面为:“……气驱使五行……(水)相济海若……极詟四裔保……统领轮船施秉罗大春,龄颂温陵林霁书勒石”。碑的背面缺字更多,但不难看出此碑碑文是由福建巡抚王凯泰亲撰的,主要是歌颂驻节于泉州的福建陆路提督罗大春的赫赫功绩以及筹资修缮泉州武庙的善举。

  据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6·祠庙志·武庙》称:“在萼辉铺提署之左,前系提督东教场。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提帅张云翼建,称武庙,朔望行香,春秋致祭,而秩祀之典尚在涂门庙(关帝庙)。至嘉庆间(1796—1820年),提帅颜守英始移秩祀之祭于此庙。后中殿坏,嘉庆十八年(1813年),伯爵军门许文谟捐修,住持僧然中董其役。”许文谟曾任福建水师提督。由此可知,武庙由地方提督来倡修是早有先例的。

  罗大春,贵州省施秉县人,字景山,原名大经,曾被誉为晚清“中兴名将”。从原立于泉州武庙前的这块罗大春纪德碑上残存文字“……保忠愍公镇守福宁捐资建此署前闽制……越二百余年黔中罗景山军门奉……于是兵容之整肃系于是,遂不可忽新之维……一千三百两有奇三百两支公家钱也……”可以分析出在同治年间(1862—1875年),曾由罗大春筹措款项对武庙又进行了一次修缮。据《清实录·穆宗毅皇帝实录》《清实录·德宗景皇帝实录》载,王凯泰出任福建巡抚一职是在同治九年至光绪元年(1870—1875年),而碑文中提到的罗大春已任“轮船统领”,则是在同治十二年(1873年)之后。依此推断,该德政碑勒石时间应是在同治十二年至光绪元年间(1873—1875年)。

中国闽台缘博物馆内展出的日本陆军人员所绘的日军进犯台湾牡丹社的油画(翻拍)

中国闽台缘博物馆内展出的日本陆军人员所绘的日军进犯台湾牡丹社的油画(翻拍)

  王赞成告诉记者,纪德碑上的“轮船统领”四字尤为重要,因为是从同治九年(1870年)起,清朝方才设置这一官名。同治五年(1866年),左宗棠奏请成立福建马尾造船厂,“购机器、募洋匠、自制火轮兵船”,此事对于中国近代海军的发展壮大,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几年后,清廷决定成立福建船政轮船队,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海军。“轮船统领”起初都由福建水师提督兼任,掌督福建船政轮船队。同治十年(1871年),琉球贡船因遭遇台风,漂流至台湾南部沿海,船员与当地土著居民发生冲突,54人被杀害,由此引发了中日一系列的外交冲突,这就是著名的“牡丹社事件”。同治十二年,日本以牡丹社事件为借口,向中国发出了“出兵台湾”的威胁。而在同一年,屡建奇功的罗大春代理福建水师提督并接任“轮船统领”,成了东南海防前线的第一要员,随时准备应对中日军事冲突。泉州武庙前的这块纪德碑也就成了这一段历史的见证物之一。

  另外,王赞成还向记者展示了一本他早年收藏的线装古籍《罗景山台湾海防并开山日记》(以下简称《日记》)。这是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军侵台前后,罗大春在巡视台湾大臣沈葆桢奏调下,从泉州移驻台湾北部,从事“开山抚番”工作(即筹防并经理台湾)时亲撰的日记。这次赴台,成了罗大春人生的又一转折点,他为开发台湾和抵御外来侵略所做的重要贡献,迄今为世人传颂。而《罗景山台湾海防并开山日记》也从侧面披露了日本阴谋借牡丹社事件入侵台湾、掠夺台湾资源的狼子野心,以及以沈葆桢、李鹤年、文煜、罗大春等人为主的清廷政要对于牡丹社事件的应变决策和处理方式。可以说,这本《日记》就是一段浓缩的历史,一段值得人们去反复回味的历史。

  牡丹社事件背后的晚清“硬骨头”

2019-09-12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版权所有